喜欢扉间,只要扉间幸福怎么样都行。

畅游艾泽拉斯中
为了联盟打爆部落的猪头
更新不定

(斑扉)狼王与人皇-人生若只如初见·2

“老师——!”

听闻呼喊的扉间抬起头来,出声的是他那唯一的妖怪弟子。

“怎么了?”

“东之国的外交信函。”

镜乖巧地递上有金丝镶边的锦绢,即便此时的自己没有好脸色给他。冷淡的附和后,镜退后一步,示意自己并无偷窥的意思。

明知道镜他,和其他妖怪不一样,血腥和残忍没有在他身上体现,扉间还是时刻与他划清界限,收他当弟子仅仅是对他哥所念叨的‘人妖和谐’最大的妥协。

“还有什么事?”觉察到镜目光的扉间,用明显不耐烦起问。这份恶意却没有动摇这只狼妖的笑颜。

“老师——长得真好看。”毫不吝啬的赞美。

“呵——”充满讽刺轻笑。

为什么会带有这么大的偏见呢?板间的事明明已经过了很久,为何自己放不下。

扉间自己也想不明白。

那是嫉妒吗?嫉妒妖的长寿。

那是害怕吗?害怕妖的强大。

到头来,无法正视这只妖怪的事,化为扉间此生唯二的遗憾。连板间的份一起,成为扉间心口拔不去的刺。

 

「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夸过他?」

千手扉间做了过去的梦。

从梦醒来,对着屋檐伸去的手什么也摸不到。

至今仍能和镜在梦中相遇让扉间知道世间的万物没有永远。没有永远的仇,没有永远的恨。那日的悲伤与痛苦,连同深爱自己的镜,作为烙印深刻于心。

“扉间?”

斑不知何时又跑到床上与他共枕,他用他那湿漉漉的鼻头碰了碰扉间的脸颊,那种触感,宛若一道光,照亮了扉间。

“斑,我说了几次了不要跑过来,你的窝在那边。”

明明是责怪的语气,扉间却伸出手臂,安抚似的揉了揉斑的背。

“嗯哼~”斑骄傲的抬起头,“本王允许你抚摸本王的任何地方——这边、这边、这边也……。”

在斑耍流氓地朝天而躺露出下身,说出什么污言碎语之际,扉间提着他的后颈,将他拎回属于他的狗窝。

 

——

 

宇智波斑此时像条看门狗般,摇晃着尾巴等待主人的归来。

他像平时那样,舍弃了王应有的姿态,遥望着林地的尽头。

有雨,滴落在斑的鼻尖。斑在短暂烦恼「老婆出门没带伞怎么办」等正常人会有的焦虑后,对于自己弱于大部分生物的实力,以及一点也没有犬系的嗅觉这件事,无奈的认命。相信自己美丽而强大的老婆不会屈服于区区雨水的他,决定收取衣物,煮上暖汤等待良人的归来,如果扉间因此而感冒的话,自己作为贤狼照顾生病的妻子便能蹭到些什么也说不定。

打定主意的斑就这哼着小曲从院门返回庭院。

 

一路喊着「糟糕糟糕」跑来的千手柱间见到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一只猥琐的狼,在他弟弟的院子里,形迹可疑地叼着他弟弟的胖次。

 

——

 

“——都长能耐了啊。”

浑身是泥的斑和柱间向着声音方向望去。

扉间在那站着,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俩。如果杀气能够伤人的话,想必他俩早就千仓百孔。

“你先去洗干净吧……”

意料之外的话语,还以为这次会毫无疑问地被揍的两人,迎来的仅仅只是无奈的叹息。

斑一脸献媚地凑近扉间,却发现雨水没有落在他美丽的老婆身上。扉间被宁静地空气包围,水滴在他上方划出弧形,就是那样,雨水被完美的避开。

“真厉害。”神经大条的斑再次没有质疑区区药郎为何有如此魔力,在柱间杀狼的目光中,带着一身泥被扉间扭着后颈拖向沐室。

 

“扉间,它——”

“路边捡的。”扉间没有为他哥递上任何擦拭之物,任由污水从柱间身上滴落,弄脏原本干净整洁的榻榻米。“没事不要浪费魔力制造分身来看我。”扉间瞥了柱间一眼,自顾自地泡了壶茶坐下,柱间顺势坐在他的对面。

“怎么会没事……”柱间一脸无辜,他从身边掏出一个盒子打开,鹅蛋大小的蓝宝石静静躺在其中,散发着璀璨的光芒。“你看多漂亮的颜色,送弟弟喜欢的东西最重要了。”

扉间看着与宝石同样闪闪发亮柱间的眼睛。

“我不需要这些——”

“但我需要你需要。”柱间的声音带着委屈。“事情过去了这么久,该放下了吧——”好似咕哝,“你和我也有约定……说好要帮我实现梦想……”他垂下头,像受了委屈的小孩。“你这样自暴自弃,镜也不会回——”

“扉间扉间!你的药框里有这只虫好漂亮——叫什么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前半是洗干净的斑叼着只彩色的毛虫,也不怕被毒死的高声呼喊而来的声音,后半是被打断话题的千手柱间生气地掰下桌腿朝斑扔去并命中目标的哀嚎。

“嗷——!”斑发出长啸,扭动身躯,借助墙面回旋,朝柱间扑去并张开血盆大口。

顾及周身家居不敢摆出过大举动的柱间就被这么一口咬住屁股,接着「噗呲」一声,千手柱间化作一小节木雕。

扶着失去平衡力的矮桌的扉间,将桌上的东西摞到地上后,放弃了那个桌子,走到斑前摸了摸斑的头。

“干得不错。”

没有责怪,白发男子出乎意料地送出赞美。

“我早就想揍他了,只是他是我哥,我不能那么做。”

奇怪的事情又多了几件,但斑不想去深思——至少现在不想。

 

窗外的雨依旧在下。

屋内,一人一狼依偎在一起,享受着这片刻的闲暇。

 

——

 

“柱间殿下,合约还有什么问题吗?”

泉奈坐在表面看起来无比光辉的殿堂,向着有明显分神的人类至高王询问。

“没有问题。”千手柱间将手中的卷轴放下,他将原本斜睨的眼神,转回这名妖怪,冷漠地回答道。“就按照上面的办吧。”

“泉奈大人,最近贵族有没有走丢什么狼?”

正当泉奈准备离去之际,冷不丁被这样问到。

“没有哦。”泉奈朝着向自己发问的人类简单地摇头,立刻回答,“还有其他事吗?”

“没什么,代我向田岛大人问安。”

原本应是平淡无奇的对话,却在转身之后,纷纷变了脸。

 

在这绵雨之中,动荡之势涌现。

历史总是重复着错误,这次也一样。


——


作者想要表达两点。

1.镜死了,凉透了无法复活的那种。

2.老子出孔明啦啦啦啦啦!!三拐齐啦啦啦啦!!我,海豹,晒卡。不服顺网打啊~


(斑扉)狼王与人皇-人生若只如初见·1

“嫁给我!”自称为狼王的妖怪围着扉间不停打转,不时用他那湿漉漉的鼻头嗅着这个好看却过于冷清的男子。“做我的王妃,你就不用过这种贫乏的日子了。”

正在分拣草药的扉间偏头,腋下顺势空出了一个狼嘴能穿过的间隙,斑狼见势钻了进去,趴在扉间的腿间充当毛毯。

他知道这个毛绒控的男子是不会推开他的,他对自己这身毛无比的自信。

“伤好了就回去吧。”扉间停下手中的活,用手梳理斑的毛发,然后低下头蹭了几下。“你们是群居且长命的妖怪,和我这样的人合不来的。”

斑抬起脸,想说些什么,他知道男子说的都是事实,但他不想放弃。

这人是如此的美丽,照顾受伤的自己时是如此的温柔;在斑的记忆中只有他的母亲和弟弟会这样对他;除此之外,其他狼总是觊觎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所有的所有的,都充满贪婪与嫉妒。像这样被暗算后重伤已经有几次了?斑已经懒得去回想,如今唯一的念想便是想和面前的人长相厮守。

“我在这里住下也可以,我可以狩猎养你……”

话音未落,斑就感觉到上方传来长长的叹息。接着,斑那有50公斤的身躯被男子轻松抱起。

 

扉间抱着斑来到里屋,在床边放下,随后翻起床铺,一扇可容纳一人通过的翻门变出现在这一人一只的眼前。

“下去看看吧。”

扉间转过身从墙上拿下提灯,并翻开木板。

斑望着那不知为何存在的地窖,疑惑地看向扉间,男子却露出少见微笑,举起一只手,再次示意它下去观看什么。

如果换作他人,斑100%可以确定前方存在抹杀他存在的东西,但是看着扉间的笑颜,斑稍作思索,便坚信不疑地越入。

 

斑在一人道没走多久,快速地适应黑暗后,发现这个地方比想象中的开阔,然后,这条道的尽头存在一间房间。

“骗人的吧……”斑发出惊叹。

在那里,堆满了奇珍异宝,随着身后光源的出现,散发出绚丽的光芒。

“珠宝……全部拿走也行。”

扉间的话让作为狼族之王的斑都忍不住倒抽一口气,斑必须重新确认对方的脸和身上。这样财富,随便一颗,便是普通采药人一生都难以赚到的。

“我只要皮草就行了。”

男子的话在预料中,也在预料之外。斑这才注意到,作为陪衬的各式皮草;有普通动物的,也有颜色鲜艳的妖物的。

斑对这些妖族的毛皮没有感到不适,他明白这个世界是残酷的,弱肉强食的。

斑重新面对这名拥有巨大财富的男子却能轻描淡写地舍弃的举动,没有普通生物该有的困惑和怀疑,反而化作人形一跃而起。

“这么多财物你一个人看守太危险了,请务必让我宇智波斑保护……”

「嗙!」

未等斑说完,扉间一拳打在石壁上。

“变回去——”不容置疑的语气。

斑一脸愕然地凝视有裂缝出现的墙面,将最后一个字咽回肚里,乖乖变回原形,像丢人的狗一般晃着尾巴贴近扉间。

“老婆养我啊——”

扉间看着这只毫无廉耻的狼轻轻摇了摇头,对自己所认知黑狼一族重新评价,想要吐槽,却不晓得该说些啥。

黑狼那一副媚现的脸,不知怎的,想起了那令他伤心的另一只狼。

“カガミ……”扉间喃喃自语。

“谁?”

斑心里疑惑,是哪个妖艳贱货在勾引自己的未婚妻。但男子这个随时要哭出来的脸,让斑选择了最正确的沉默。

「那个‘人’是谁呢?」斑心想「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人,不可饶恕。」

斑非常的失落。

「——真希望这个人能一直笑着。」如此期望。

 

扉间很快发现了自己的失态,稍作整理后,无言地揉了揉斑的狼头,返回地面。

然后,拌了些水泥,再次回到地下,开始,砌墙……而斑则,安静地陪着扉间,看着他弥补自己‘自作自受’的举动。

 

“斑——”扉间突然出声。

“嗯。”

“我已经42岁了,在短暂的人生中,已经过了一半。”男子用他好看的红瞳望向了斑,“剩下的时间也,对你们长命的妖族来说,不值一提。况且你仅仅是只未觉醒的幼狼——”

“不要——”斑心虚地没有反驳男子把他认作幼狼的事,“你都说这点时间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就让我留下陪着你吧,我不当王了。”

斑抬起头,自负地说道:“你的下半辈子由我来守护。”充满虔诚。

 

“谢谢你。”这次,男子没有拒绝,如此表达。

斑也,露出一个,和哈士奇差不多的笑容。

 

于是,一人一狼未来的命运从今开始汇合。

 

————————

千年老坑,报复社会,月更都做不到文,管挖不管埋,摔死自理。


斑复活后的那条裤子是和谐版的。所以我一直认为他复活后是甩着大雕和秽土火影佐鸣他们在裸战……直到成为六道斑。


呼符出梅林,我豹跳中。

宇智波·境泽·泉奈·地狱咆哮说道。

羊:意不意外?惊不惊喜?你哥才是万恶之源。

扉间:这个世界是虚假的,我要报社。

黑绝:别找我,脑阔痛。

羊:扉间聚聚的日常无非就是工作、研究、做饭、吃饭、被日、睡觉、欺负宇智波……


扉间:停一停!有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羊:没有啊~


斑:为什么要欺负宇智波,宇智波这么有爱的。


羊:对哦,为什么?聚聚你都不欺负镜镜。


斑:我好苦哇——嘤嘤嘤——


羊:偏心眼~


扉间(气):水遁!水龙咬爆!

斑斑摔倒了,要扉间亲亲才起来……

恭喜佐助习得宇智波特性,一本正经的猥琐。


羊:

有很多人会讨论最终是佐助厉害还是鸣人厉害,对此我嗤之以鼻。

鸣人有一对Q,而佐助是一对A,明显佐助高鸣人两个档次。

另外只有小学生才做选择题,成年人是全都要!作为最后的宇智波,我是支持佐助开后宫的……

再另外,碧蓝之海真好看……

扉间:欺负宇智波真开心。

扉间:斑不敢打我;泉奈前世今生加起来才三十多岁,已经完全不是我的对手。

扉间:老夫已经天下无……

水户:哈?

扉间:大嫂威武,大嫂晚上想吃什么?

(斑扉)月下美人

前因

 

大嫂抱着的大哥还在嘤嘤嘤诉说着「我是好哥哥好丈夫好基友,为什么要虐我」等等不明觉厉的话。然后有「磅」的一声,那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扉间停下脚步,但依然背对着他俩。一阵噼里啪啦后,那边的世界彻底陷入沉寂。

他叹了口气,拍了拍肩上斑的屁股,此时此刻,扉间冒出了「手感也不差」的感想。「凭啥对方一直对自己的屁股念叨又白又软,他就不能自摸吗」的槽点满满念头止不住的冒出。

扉间扛着斑穿过街道,向宇智波族地走去。

 

被扉间肩部肌肉摩挲着肚子的斑,发出沉闷的呢喃。不停哼唧的斑就在跨入自家庭院的刹那,一跃而起,青白的月光照在他泛红的脸上,将这个好看的男人愈发美艳。

“喂,别闹了,明天还有好多活呢。”扉间的声音有些无奈。“特别是你和大哥拆掉的车摊,怎么赔偿还未谈妥……”

“扉间——”斑的声音显示出无限的温柔,他跑向扉间,将他抱起,然后跃上房顶,强制拉着他坐在屋瓦上后,对着灯火阑珊的木叶说道:“这里,多么的美丽葱翠,为何我上辈子没有发现呢?”

“是的,它会比上辈子更好。”

扉间的声音很轻,但醉酒状态的斑好像还是听到了,他脸上浮现出柔和而纯粹的微笑。

这样的斑,在今生时常会出现。

不得不承认,抛弃了愤怒和仇恨的宇智波,是世间最美好的生物,扉间有些愣神。

远方吹来的夏风,轻盈地撩拨起斑的发丝。

扉间想感叹,想拥抱,想亲吻这样的斑,接着,眼中有星星在闪耀的斑精准地,扎在了扉间的裤裆中。

“……”

「不生气、不生气……我不生气。」扉间深吸一口气,压制住想要这个男人扔出的冲动。

他向下方望去,佐助房间的灯亮起后又转瞬的熄灭。

「不能再闹了,现在家里多了个孩子。」扉间想道。他凝聚起水系查克拉,细细打理起斑沾染着酒渍的秀发。

这一世,斑非常注重保养。

为了自己变成扉间喜欢毛绒绒,为了自己能活过长命千手,做着各种各样努力,扉间不是不知道。正如斑细心呵护那般,扉间也在以他从不承认的傲娇在品味这份珍贵的爱。

 

仔细地清洗干净后,扉间俯下身想要送这位仿佛越活越小的逗比一个晚安吻,却发现对方一直在碎碎念着什么。

“屁股……撅高点……”

“……”

「神特么的撅高点!你又在挑战我的底线吗?!」

扉间大力地拉扯斑的头发,并站起身将他踩在脚下,很显然,他快要控住不住自己的怒气了。

 

「啪嗒」,下方传来什么东西翻倒的声音,让扉间停下了即将发生的血腥事件。

“算了,你今天就睡这里吧。”

平静的声音在这只有虫鸣的深夜传出。扉间盯了一会睡死过去的斑,拍了拍裤子。在走下屋檐路过佐助房间时恶作剧似的敲了敲他的窗。

“小孩子必须早睡。”

 

——

 

第二天,明亮的朝阳与舒适的微风来迎接斑。

一边喊着「好疼疼疼」而悠悠转醒的斑,对于睡在屋顶的自己表示微微惊讶,在揉了揉因睡在硬瓦上而酸痛的身躯,恍惚中想起自己昨晚和柱间的所作所为,面对没有被水淹的庭院,由惊讶转为惊栗。他急急忙忙跳下屋顶,想要确认自己那个爱闹别扭的老婆是不是又捧着被子搬到实验室去。

迎接他的是,一脸复杂表情佐助和一杯蜂蜜水。

“斑大人,梳洗一下换身衣服来吃早饭吧。”他顿了顿,露出像是信仰崩塌一般表情后,心虚地别过脸。“扉间大人的心情……大概很好……”

 

于是,走进客厅的斑看到了正用锅铲敲打着想要偷吃的泉奈的手,佐助乖巧地布置着碗筷。泉奈不服气地咕哝了什么。然后,这个前世从没有对宇智波露出过好脸色的男人,爽朗地笑了起来。

 

没有仇恨,没有敌意,更没有什么不满。

 

斑走上前,拥抱了自己的老婆。

扉间的身体在短暂的僵硬后,回复了这个拥抱。

 

 

——————————————————

 

各位小朋友们。

我去玩游戏了,开始不稳定更新。

冲锋,为了联盟蓝为了聚聚蓝,打死部落猪。